您的位置:首页 > 智库百人会 > 活动

活动

政企联动--开启共享单车共治新时代

更新时间:2017-08-22

 

    现如今,共享单车无疑是个"弹眼落睛"的新闻热词。从橙色摩拜,黄色ofo到蓝色小蓝,绿色优拜,这些“声名赫赫”的共享单车品牌既让各地市民期待,又让当地城市管理部门挠头。一个城市到底需要多少辆共享单车?它来得如此之快,迅速成为城市的风景线;它骑行价格便宜,一个小时只要1块钱,甚至还常常免费;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吸引了近20个玩家和100亿资金。共享单车,毫无疑问已经进入激烈竞争阶段,谁赢得市场,谁就是胜利者。

 

 

    然而,当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进入到我们的视线,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为城市交通和居民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问题。对于企业来说,一方面其管理成本高昂,比如被盗被乱扔被收缴等等;另一方面由于乱停乱放,破坏了城市秩序,与城管执法产生“碰撞”,也与交通管理部门进行着“交锋”。可见,尽管行业内巨头攻城略地势头不减,各种新生品牌野蛮生长;政府监管的法规却不能满足需要,配套政策急需提上日程。

 

 

    现实中不少单车在交通中违规骑行的现象较多,如何在共享单车不断增多的情况下保证城市交通的有序?如何更好地保障骑行者的安全?这些都是待解的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的“主导者”则是政府职能部门。为深入探讨政企合作机制,更好规范共享单车市场,马洪基金会继4月27日成功召开“平等路权视角下的共享单车发展研讨会”后,再次举办“规范共享单车发展的政企合作机制探讨”研讨会,相邀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单车运营商家、决咨委委员、人大代表、交通协会专家、智库百人会有关智者齐聚一堂,搭建协商平台,寻求解决对策,落实运作机制,为共享单车在深圳更文明有序出行提供“良方”。


李罗力

 

    本次研讨会由马洪基金会理事长李罗力担任主持并致辞,他言及共享单车对解决老百姓最后一公里交通起到了重要作用,但还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他认为“共享单车”的话题可以设置不同专题,并持续不断的深入探讨下去。

 

 
施佑生

 

    深圳市城市交通协会副会长施佑生表示共享单车野蛮式的投放及快速增长,成为地域面积小、空间布局有限、人口密度大的深圳的很大困扰,它只能作为主要交通工具的补充形式,深圳仍应该坚持发展大运力、微循环的电动化和智能化公交方式。要解决共享单车出现的问题,施会长指出:一、坚持市场经济原则,通过校正经营模式的偏差,让市场更配合资源;二、建议政府通过立法和行政手段把共享单车押金制改为会员制,让单车所有权归属会员集体所有,并委托经营单位统一购置和经营;三、通过经济调控手段,对经营管理制定考核标准,实行奖励补贴制度,从而形成一个封闭、约束的共享单车运行体系。

 

 

 


潘德芬

 

    深圳市都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大数据中心副所长潘德芬认为:首先,共享单车的出现,带来了无序、大规模投放,运营能力跟不上投放计划,调度-维保-清理等问题日益凸显等问题;其次,共享单车的主要作用,一方面降低了小汽车的通行量;二是为公共交通减负;三是,压缩非法载客空间。对于解决共享单车问题,她提出了如下建议:1.在路权方面,政府应先从道路上提供非自行车道路;2.在乱停放方面,政府应投放相应资金物力协调管理;3.在刚需方面,共享单车企业应根据现社会民众的需求来设计车型;4.在安全方面,政府应借鉴荷兰等国家设置自行车驾照,取得相应驾照才可驾驶自行车;鼓励市民绿色出行,政府人员应以身作则。最后,她认为,深圳是一个创造梦想的城市,也是引领全国发展的城市。政府对于共享单车不仅需要鼓励,更应该积极引导并推动共享单车发展。

 

 

 

 

腾飞

 

    来自摩拜单车深莞城市总经理腾飞作为运营行业代表首先发言,他表示共享单车目前已成为仅次于地铁、公交的第三大公共交通出行方式,企业更应该提供相应的品质和服务来获得政府管理部门的支持,对深圳共享单车行业应如何实现政企合作,他有9点建议:1、严格投放管理;2、完善车辆管理;3、建立巡查机制;4、加强用户规范和文明引导;5、联合简历用户黑名单机制;6、严格规范停车管理;7、严格规范摆放;8、建立高效协作机制;9、严格骑行执法。希望与城市管理者、同行企业一起培养“文明骑行、规范停车”的社会氛围。

 

 

 


章法

 

    OFO单车深圳运营总监章法就共享单车押金问题作了多角度发言:共享单车的押金之于企业是保证资金的正常周转,之于用户则是保障使用权益,这是押金客观存在的价值。用户押金的安全问题,需要政企合作解决。北京及深圳等八个城市的交通委等部门都对此提出了指导意见,以保障共享单车押金安全。OFO作为企业方提出三点建议以保障押金安全:一是,与第三方信用机构合作,推进“信用押金”模式;二是,制定即时退还押金规则;三是,建立押金第三方银行托管机制。

 

 

 


张天新

 

    优拜单车城市运营副总裁张天新从优拜单车经营一年来的经验得出:共享单车今后应参考出租车和公交车的管理模式。一、在控制深圳共享单车市场总规模上,应该由交委部门制定政策和标准,以此考核评估本地区共享单车最大的承载量,实行配额管理。二、政府部门制定的政策规范不仅是对各企业投放量的管理,也包括企业准入和退出机制,对企业进行打分以规范市场秩序。三、在政府主导下能规范管理的同时也要保证共享单车的便民性,因此在主要街道和写字楼附近应设立更多停车点。当政府设立规范的停车点后,企业通过电子围栏技术,在双方合作下可以很好解决乱停放问题。四、在押金问题上,主张信用免押,并将其使用到更多场景里。五、在奖惩制度上,则需要信用体系的配合。

 

 

 


庄栋

 

    小蓝单车深圳运营总监庄栋从出发,表示现有市场处在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状态,企业面临着投放量少就可能被市场淘汰的风险,而政府介入和有效管理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办法。他建议第一:政府、企业和行业专家一起建立评价标准和体系;第二:企业确定市场总投放量,由政府监督;第三:定期根据市场需要调整企业总投放量,从而实现社会责任感和企业利益挂钩。

 

 

 


杨勤

 

    接着,深圳市和福田区两级人大代表、智库百人会成员杨勤从九方面谈了自身对共享单车规范与管理的看法:一是,共享单车的出现,解决了“最后一公里”问题,社会应对共享单车给予必要的扶持和鼓励;二是,共享单车存在的问题应认真对待;三是,建立优胜劣汰机制,防止共享单车市场泡沫发生;四是,资金安全问题背后,金融安全问题显而易见;五是,在乱停放问题上,政府应建立集中停放点,设立停车架,在出现问题后,必要时可对企业实施处罚;六是,需政府规范实现共享、共治、共管;七是,有效利用绿化带,设置单车停放点;八是,鼓励环卫工人参与到单车的规范与管理中来;九是,在单车投放量问题上,要避免出现“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现象,适时建立退出机制。

 

 

 


张洁波

 

    深圳市人民政府法制办规范性文件审查处处长张洁波首先表示,共享单车立法已列入市政府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今年或明年会出台相关规章制度。他认为,单车投放量的剧增与城市停车资源的匮乏产生冲突,加之企业后续服务能力跟不上,导致共享单车外部性问题凸显。对于共享单车的管理,不能仅依靠政府单方面行政管制,而是政府、企业和用户之间有效联动。并从三方面进行了详细阐述。一、在规模问题上,对单车实施总量控制很有必要,但总量规模的合理测算很难,即使测算出了总量规模,合理分配资源也是一大难题。因此政企合作就是要建立合理的退出机制、制动科学的评价规则,这样才能更公平。二、在监管问题上,政府应建立监管平台,整合与企业之间的后台数据资源,使监管手段更加科学化。通过数据平台,可以更好解决单车投放密度问题,并对重点区域实施监管。三、在执法问题上,目前没有严格的法律来执法,更多是从市容市貌角度进行处罚。所以他希望加大制度设计,从全方位的监管角度来说,需要市场进一步自由发展,当市场回归理性后,立法会更加成熟。

 

 

 


韩浩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交通综治处的韩浩处长从总量、停放、押金、奖惩四个方面阐述了政企合作的重要性。总量上他建议建立准入和退出机制,并与公共管理模式挂钩,企业通过数据共享,推动城市空间设施的完善;停放上他寻求着停车规范性和便利性的平衡点,他希望执法者和运营者相互理解、形成合作共识及良性互动;押金方面他考量免押金、押金专管、押金有期退还和押金支付方式选择;在奖惩制度上,他呼吁企业能够有更多创新、更多作为,一方面能协助政府去规范用户的骑行,另一方面做好线下配套运营的调度。他希望全社会“共享、共管、共治”共享单车这一新业态。

 

 

 


高皓

 

    深圳交警局停车场管理科高皓科长表示:一、深圳交警通过与摩拜单车等互联网企业签订联合声明模式,弥补了单车管理法律层面的缺失,交警还会继续在相关法律出台前,采取政企合作模式在事故处理等方面做更多尝试。二、利用信息化手段管理共享单车,把共享单车纳入重点车辆监管平台中来,为整个交通管理提供强有力数据支撑。同时,他也表示,在执法层面也遇到一些困惑。比如乱停放问题中,对企业主体层面的处罚是空白的;共享单车违停的取证难问题;处罚力度小的问题;强制处罚的法律缺失问题等。四、要把共享单车纳入到重大安保活动的范畴中来,避免踩踏等重大安全事故的发生。关于单车总量规模控制、资源分配等问题都是难以做到的。最后,共享单车的管理,一是考验政府智慧,二是考验企业线上线下管理能力,三是考验用户道德水平和文明素质。因此,共享单车的管理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共管共治,共同参与。

 

 

 


嘉宾互动


      在自由讨论环节,会场气氛高涨,与会嘉宾纷纷各抒己见。

 

    智库百人会副总召集人吴海宁先生感慨道:共享单车的发展推动了全国的绿色低碳出行,在这个大背景下,深圳应该引领一个方向——做全国第一个对自行车友好的城市。这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努力:一是,建立更充足的停车点;二是,归还自行车路权,拓宽自行车道;三是,将自行车承载量交给社区网格员去调查;四是,利用监控严惩破坏自行车的人;五是,最终实现每个家庭都有自行车的目标。最后,吴海宁表示反对政府收车行为和设立许可制度。

 

    深圳市博雅文化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段建仁在参考旧金山和芬兰经验后提出,共享单车的发展是中国目前为止最为充分的市场经济发展模式,因此处理这方面的问题应借用市场经济的“看不见的手”。目前,暂不需要出台控制共享单车总量规模的政策法规,应由市场来调节。

 

 

 

    深圳市品牌协会会长李朝曙提出共享单车应该实现共享式的管理,从“共、享、单、车、好”五个方面来诠释。“共”是建立行业共同体;“享”是享用者联盟;“单”是交委、城管等协作部门对违法行为开出一张罚单;“车”是各企业联合设立巡逻车,平摊维护单车的工作;“好”是单车企业联合建立联合好的信用体系与大数据共享。

 

    深圳媒体研究会副秘书长佘福祎则发出了不同声音。他认为深圳的总投放量是不够的;而乱停放问题是因为没有相应的维护 费用;再则押金对于摩拜单车等已壮大的企业并不是问题;最后,奖惩问题应由政府抽查并做每日质量报告。

 

 

 

    来自深圳市决策咨询委员会的委员贾琤先生从经济学视角,将共享单车作为经济现象来分析,政府与企业对于共享单车问题思考的交集,核心是公共资源占用的问题。他赞同政府不应控制投放量,而是收取有梯度的管理费用,用经济手段来平衡。对于单车占用公共空间,他认为企业和使用者应该共管共治。

 

    最后深圳市城市交通协会培训部周滋刚主任提出:共享单车作为新生事物需要大家抱团取暖,尽快建立行业协会,寻找新的共管共治方法。具体说来,就是搭建一个大平台,包括:政策研究平台、监管自律平台、服务保障平台、资源整合平台。

 

 

 

    共享单车不同于公共自行车,它具有赢利性和企业的自主性,然而,共享单车又不全是纯粹的企业行为,它服务于老百姓的,给市民带来了公共服务,因此,需要政企合作,政府要尽到职责,让市民得到更多的利益。一言蔽之,企业做好市场的事,政府做好管理的事,各司其职,发挥所长,在合作中创新政府、市场、社会共治的公共治理路径,如此,共享单车才会在激情和理智中得到“健康发展”。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