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间评议

民间评议

张克科:政府工作民间评价要做出品牌和口碑

更新时间:2018-08-08



一、政府工作民间评价回顾


      大家看了历年的材料,我们一路走来,2013年评价政府工作采取的是通过公开信息的渠道,首先是从舆论、舆情、媒体、公众的角度做评估。后来发现这个评估太散,打不中目标。2014年我们抓了评议政府工作白皮书,当时政府工作都通过白皮书的方式发布,政府说一定要做到,我们看你怎么做的,所以选择了评议政府白皮书。2015年“十二五”结束的,我们做了“十二五”规划实施情况的评估,通过回顾、总结、积累,聚焦在工作效率和质量上。2016年我们总结前三年的评议情况,不管是政府的公开舆论还是“十二五”评估,政府该做的事应该用信息公开的方式让老百姓知道,包括主动公开和依申请公开。老百姓问到你,你就要告诉他,这样就有了一个比较规范的指标体系。当然,通过2016年的评价,智者们提出要更加突出重点,要逐步完善。我一直关注政府工作公开评价这件事,最感兴趣的是,看到罗力秘书长整个团队在北京发布了对全国其他省市财政公开的评估,中央和各省市媒体都很关注,可以说我们走到了大舞台。我想北京的大舞台应该影响我们深圳,我们评价深圳市政府的工作或许不在乎,但会在乎在全国的排名。

二、民间评价要对标阳光政府

      2016年的评估工作和结果,罗力理事长已经做了总结。我们看到有些部门的制度和完整的数据比较,有些数据不漂亮、也说不清楚。我们一直要求信息公开,科技局在信息公开中只得51分,排名倒数第二。科技创新型城市在科技信息公开方面不及格,大家可以给个大问号。还有监督局为什么得了13分,应该是监督政府公共运行效率的部门,结果自己排到末尾,应该用问号的方式叫醒他们。还有依申请公开,这是社会关注和需要了解的,更贴切的信息,有专家说要调整和细分这个项目,这个建议很好,说明我们更要关注信息公开的主动有为和服务理念,如果都是100%就没有意义了。城管局和前海管理局是0分,前海天天说是深圳的标杆,居然公开信息得了0分。和市民息息相关的教育局、应急办、计生委、口岸办也没拿满分,这些窗口部门更应该反省。记得2000年初期,有一家非常大的知名外资企业要进入中国,最后来到深圳,企业总经理说,我向希望去的几个城市做了四件事,一是发了咨询函给政府部门,问问当地的政策怎么样;二是发了一批货,看那个地方的物流最快;三是派几个小组去各地,选择一个最合适地方;四是问客户哪里洽谈最方便。结果只有深圳市政府答复了。政府关心的是招商,老百姓的生活也很重要,这是有差异的。最大问题是评价的价值观,价值观不对标,永远是错位,老百姓永远是无奈。 

三、主题发言真知烁见

      今天的几个主题发言集中在功能、执行、监督、治理各个环节。政府的运行机制和体系也在改革和变革中。深圳在15年前就提出决策、执行、监督的新构架。富海讲了他在人大的经历,他是人大的王牌代表,我也曾在政协,也算是政协的王牌委员,分组发言都抢着要我。我做提案和参政议政,一直坚持说真话。说真话一是要尊重科学。2014年通过深港产学研基地环境实验室获得了观察数据,我们就提出要将治理雾霾的指标列入幸福民生指数,如果这个都不敢正视,老百姓的幸福感哪儿来?二是有基层案例,我说的是事实。三是忠于我们的责任,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搞清楚监督政府的大环境。民间监督政府到底应该做什么。

      今天的发言中,徐老的报告很精彩,因为时间关系,他最后几点没有展开讲。我要来他的大纲看了一下,十几个观点,方方面面罗列了十几个问题,都是一针见血,希望下次可以做专题。徐老最后讲的几点是说到位了,民间评价政府就是要坚持独立、客观、前瞻、创造的路径,要有担当、有勇气、有智慧。面对新转折、倡导新文明、敢于担重任。

      王富海的报告,展示的就是那幅图。我把它称之为新八卦图,通过描述和要素的关联度,表达民间监督的特色和区别其他机构组织监督的独特功能。八卦其实是非常科学的,东南西北,里外阴阳都有,最后顶起一个支柱,就是聚焦政府信息公开。各级政府都在承诺信息公开,一级对一级,不光要有常规性公开、更要主动深度公开,还要对申请公开及时回应。同时要做到信息无障碍,畅达清晰,便于民众知晓。我们就按信息公开来玩游戏,把这个游戏玩到底,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范军在治理的主题下,做了权、能、惯、均四个方面的阐述。通过赋权、增能、习惯和均衡,达到民间参与和监督,民间在治理方面是有特色和空间的,实际上范军在治理的过程中做了大量工作。为什么福田区每次评分都高?福田区在社会治理中,区政府的重心下沉,在谋划社区社会的幸福感受。现在深圳10个区加上前海,内部无序竞争很激烈,完全是同质化的在竞争。这次南山为什么在公开评价中落后呢?我看是南山面对龙岗的东进策略,感受到压力,要被边缘化,现在把主要精力放在做规划、做项目、创建大南山,和东进在抢位置,没有把心思放在公共服务上,没有注意南山老百姓需求,没有担起区一级政府应该做的主体功能。市区两级政府是有分工的,市区两级财政也各有侧重,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和重大财政安排是市里负责。前不久,浦东新区撤掉了所有街道的招商办,统筹为18个招商分局。深圳所剩的成片土地不多,很多是支离破碎的边角余料,但各区还在打各区的仗。我们发现很多城市都在整体调配资源,东莞32个镇现在规划为五个片区,中山的18个镇也在做四个片区的规划。富海提到了大深圳,但深圳却是越分越细,权力越分越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中间有很多可以探讨的话题。

四、自由发言精彩纷呈

      七位智者的即席自由发言含金量很大。海宁老师带来的海口美兰区案例,充分体现了公众的参与。建仁老师提出民间公开评价的指标还要更加科学、更加突出重点,特别要突出财政方面的公开和监督。范志明老师通过亲身经历,提出共享服务的思路,希望传递带动更多的年轻人深入社会。敖建南老师以基层人大代表的亲身体会,提出评价政府信息公开和有效服务要破局,要直达街道最后一公里。张翔律师一直是以法律的视角看问题,这次他提出要有开放的心态,要说真话,而说真话和开放的核心就是依法依规。光华和延春老师从参与的多元化,及更好的发挥智者专业小组作用开展活动,提高质量方面,提出了非常务实的建议。

五、我的思考和建议

      我也在思考。我特别关注评价中的价,也就是价值的问题。价值观不一样,结果和讨论的基础就会不一样。我们讲科技创新,科技和经济两张皮,80%的资源投在20%高校的研究机构,输出的是论文,在人才、资源、价值体系上有断层和脱节。所以很难有强大的中国制造。科技和经济加一起就不一样了,价值观不一样我们的评价就不一样,政府和民间组织是不对标的,政府必须转变政府职能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提三个建议:

      第一,不同层级的政府担当不同职能,要在评价框架下找到一些对口、对接、对标的方式。如果我们用改进、改善、改革的方式深入到政府信息和政府职能的内在体系里,我想明年的指标会有更多的式,通过三个指标体系的贯通,促进跨部门共享。

      第二,对政府工作民间评议,我们自己要按品牌和产品来做,品牌有持续的维护,产品有系列化和多元化。同时,作为民间智库的抓手,通过精品化和多元化,深圳可以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平台上,在未来发展的都会中和全国影响力的评估中做出我们的影响力。

      第三,民间智库参与和组织公开评议工作要有时代的担当,找准定位发挥作用。希望担当监督义不容辞、参与治理全力以赴、辅助决策科学认真、共享发展幸福未来。

谢谢。




张克科  深港科技合作促进会长、深港产学研基地副主任、深港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智库百人会副总召集人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