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间评议

民间评议

王小鲁:推动财政公开透明,改善政府支出结构 ——在2016中国政府财政信息公开“金秤砣奖”发布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8-08-09



      我想表达以下几方面意见。首先,向马洪基金会、综发院、迪博公司表示衷心祝贺,我认为他们做了一件非常好的事,非常及时地推出关于财政信息公开的“金秤砣奖”,这在当前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第二,我认为财政预算公开透明在当前亟待推进,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将财政预算公开透明作为未来重要改革的组成部分,这列入了我们的改革清单。距离提出这项任务已有三年,进展如何?我认为仍存在很多缺憾,恐怕推进的效果不甚理想。这次“金秤砣奖”公布的一些信息,也反映了这个情况,有些地方政府或者有关的财政部门对已经写进预算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政府必须做的事情持无所谓的态度,对要求提供信息的申请不予理睬,这种行为有悖于预算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这说明了政府财政信息的公开透明,似乎在一些地方政府、一些部门还没有被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对待。因此,在下一步继续推动财政预算公开透明显得非常必要。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60项改革任务,其中有很多事关我国未来的前途命运,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这些改革项目提出以后,能否落地,能否有效推进成了很关键的问题。很多事情提过,文件也有说明,但究竟是否已落实,这是关键所在。所以今天发布“金秤砣奖”来推动财政信息公开的落实,这个意义特别重大。要推动它的落实,我认为全社会的、公众的参与和监督特别重要。恰好马洪基金会和综发院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作为一个中立的、民间的研究机构来推动。我认为财政信息公开要落地单靠政府的积极性不够,还需全社会与民间各界的参与。

      第三,关注政府的民生支出,非常必要。我认为我们的财政体制改革下一步仍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如何改善政府的支出结构,继续加强民生方面的支出,改善民生。为什么这么说?首先,我们看现在经济面临的结构失衡是如何造成的?产能过剩、房地产库存过大、杠杆率过高、效率过低,这些都和过度投资、投资结构不良有关。过去十几年,全国储蓄率和投资率(即资本形成率)出现了大幅度上升。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储蓄率和投资率,即占GDP的比重,略高于三分之一;到2010年储蓄率超过了50%,投资率接近50%;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间上升了十几个百分点。

      伴随着投资率上升,产能过剩越来越严重,房地产过度投资,存量过大,杠杆率不断提高,这些现象在这十年间变得更加严重。我认为这和政府行为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过去有一种说法,认为靠政府投资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能够调动资源,带动经济增长,把这称为中国特色的道路,或者叫做中国模式。这个认识对不对?实际上这个认识和三中全会提出的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相矛盾的。资源配置靠什么?首先要靠市场,不是靠政府,这是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取得的一个重要经验。改革开放以后经济高速发展了三十年,是因为从过去单一由政府配置资源转向了市场配置资源,由过去国有经济一统天下转向了国有经济、民营经济共同发展的混合经济,而且民营经济的发展速度更快,这是推动三十多年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最重要原因。

      今天我们在总结、回顾过去三十多年经验时,我们不能得出错误的结论,认为中国特色是因为政府能调动资源才是中国特色或者才是中国模式,才是我们成功的原因。政府起了重要的作用没有?起了。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政府投资对经济增长起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各级政府也做了很多低效率或者无效的投资,包括很多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包括在一些产能过剩的领域不断增加投资,这里面包括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投资。还有过去政府在楼堂馆所建设等方面的花费,这些钱有没有收到实效?总体来说没有明显的效果,但是从另一方面加剧了产能过剩,加剧了杠杆率的上升,因为政府不光靠财政预算来投资,而且还大量从银行借钱投资,将杠杆率越推越高。

      我们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时期采用了大规模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进行大规模政府投资,虽然短时间拉动了经济增长,但同时造成了杠杆率急剧上升。目前杠杆率仍在继续上升。这说明,事实上在政府支出结构方面仍然需要转变,我们不但在认识上,而且在实际的管理层次、操作层次都需要转型,政府从管GDP、管投资,转向为社会公众提供服务,把它放到第一位,作为政府最重要的任务。拉动GDP不是政府首要的任务,投资不是政府首要的任务,GDP增长和投资主要可以由市场来完成。市场唯一无法实现的是公共服务,这需要政府来提供。

      当然我不否认近年来公共服务方面的支出和民生支出在增长,而且增长速度较快。但是如果和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医疗、教育、社会保障方面的公共支出占政府支出的比重和占GDP的比重都是明显偏低的。我做过计算,和世界平均水平相比,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相比,这几项支出也都偏低。在城市里,仍有三分之一城镇常住人口没有城镇户籍,大部分没有被纳入城镇社会保障体系中,医疗费用等一切支出均需自己支付,年迈后不得不返回农村。因此,要尽快改善政府支出结构,推动户籍改革,推动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的全覆盖,来解决这些问题。这对于改善目前的经济结构,对于解决我们面临的因结构失衡造成的经济疲软等问题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需要进一步推动。

      我认为今天的发布会在这方面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希望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和参与能够继续进行下去。谢谢。




王小鲁  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马洪基金会名誉理事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