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樊纲院长开年第一讲:中国经济L型调整还需多久?

更新时间:2017-01-13

当前全球经济持续疲软,伴随着宏观调整,中国经济进入L型新常态,企业面临盈利能力下降,甚至生存困难等诸多问题。如果中国经济长期处于L型状态,中国资产价格以及人民币汇率还能够支撑住吗?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走向,专家们是如何解读的?

 

 

2017年1月8日,在国家高端智库——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的大力支持下,马洪基金会与深圳商报社再度联合举办“问势2017”马洪基金会理事报告会,邀请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马洪基金会名誉理事樊纲教授把脉2017年中国经济发展走向。原深圳市副市长、市决咨委副主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临时党委书记、马洪基金会理事唐杰担任点评嘉宾。马洪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主持报告会。

 

 

报告会由马洪基金会理事长李罗力致开幕词。他在致词中表示,今天专题报告会盛况空前、座无虚席,非常感谢各位来宾的热情参与。这一方面说明樊纲院长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另一方面也是对马洪基金会理事报告会这个高端品牌的认可。他回顾了三年理事报告会的演变历程,希望大家能享受到高思想水平的碰撞。 

 

 

 

樊纲院长 --- 中国经济L型调整还需多久?

 

著名宏观经济学家樊纲教授做了“中国经济波动与长期发展”专题报告,在谈到中国经济形势时,樊纲指出:中国经济进入L型常态,正处于软着陆阶段。“近十多年来,中国经济经历两次过热,第一次是2004年—2007年,第二次是2009年—2010年。经济过热的后遗症是产能过剩。其他国家是用危机(大批企业倒闭破产、经济衰退)的办法快速消除过剩产能和债务问题,而中国是软着陆,让问题逐步暴露。软着陆的特点是低迷时期或调整时期会相对较长。”现在市场最为关心的话题就是调整的时间究竟会有多长?“上一次中国经济过热持续3年,花了8年的时间调整,而两次经济过热的时间加起来有6年。”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走向,樊纲认为:中国经济在经历连续第六年下滑后,步入L型探底过程,底部徘徊趋势仍将维持一段时间。但是现在有数据和迹象表明中国经济正在企稳,有所回暖,政府如果能保持一定的投资力度,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趋向中性,中国经济仍有持续增长的潜力。同时他也指出:真正好的企业是不被整个大的宏观方面经济发展所牵制的。

 

 

接下来,樊纲院长解读了汇率机制与国际收支问题。关于汇率,他表示:“汇率的背景和国际经济背景有关。2017年是非常不确定性的一年,尤其是世界经济的不确定,近期人民币出现贬值主要是因为一、人民币本身经历了较长时间升值,现在只是回调;二、美元升值了;三、在自由浮动利率下,人民币处于一个复杂均衡的体系中,其他货币的变动也会影响到人民币汇率,近几年来出现的英国脱欧、欧洲债务危机等导致了各国货币都在贬值,为了平衡,使人民币不得不产生联动。”关于国际收支问题,樊纲指出,中国外汇储备在下降,主要原因是‘热钱’流出,一方面是对外投资的增长,包括并购及‘一带一路’的推广,现在中国的对外投资已超过国外对中国的投资。另一方面是国家外汇储备一部分转化为个人外汇储备,这些钱还在个人手上,主要用于消费,包括留学、投资移民等。对此,他提出了两点政策建议,一是用平常心看待资本外流;二是采取适当措施调整,防止大起大落。 

 

 

针对近两年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和三四线城市房价走势出现两极分化的现象,樊纲表示,这反映了现有限制人口流入及土地供给的城市化战略存在偏差,不符合城市化基本规律。房价说到底是一个供求关系问题,大城市在土地、公共设施等方面人为设限,而小城市敞开用地,导致供求关系发生变化,最终房价两极分化。樊纲指出限制大城市发展、鼓励小城市(指较偏远)发展是不符合规律的,城市化具有聚集效应和规模效应,最终降低社会整体成本。此外,要稳定房价,一定要综合多种因素,调整城市化战略,改革土地制度,建立房产税作为内在稳定器以及提高土地效率、提高容积率。另外,针对限购问题,樊纲表示如果政策不调整,继续延续过去的思路,大城市的房价没有下跌空间。而限购作为一种行政手段,是政府防止大泡沫出现不得不采取的措施,以此争取更多调整时间。

 

唐杰教授点评

 

 

原深圳市副市长、市决咨委副主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临时党委书记、马洪基金会理事唐杰就樊纲院长的报告做了多点分析:

1、中国经济软着陆,不会有大意外;

2、美国经济复苏、中国经济下滑,都处在可控、可预见的范围内;

3、短期的宏观政策要回归中性,回归中性就是有紧有松,宏观政策处在不刺激、不紧缩,保证经济缓缓着陆的过程;

4、关于人民币汇率,人民币在持续增长快速贬值以后会处在有管制的通道上;

5、谈及房地产,唐杰觉得,中国房地产一线城市需求太旺盛,这是有人口需求支撑的有效经济需求,是它的收益率决定的;

6、他支持建设珠江三角洲大都市带,提高城市效率;

7、当提出如何在危机中又能够使优秀企业脱颖而出时,唐杰认为要加大加快推进改革,要放宽投资领域,放开金融市场。

 

互动环节

 

 

针对深圳市原副市长张鸿义提出的问题:“近年来,政府采取了各种不同的措施,试图建立稳定的市场,但并未达到预期目标和效果。请问您有什么判断?如何能有效缓解现在房地产市场两极分化状态?”樊纲院长首先表示,政府所采取的措施尽管相对温和,但对此前快速飙升的房价仍然起到了明显的抑制作用;其次,需要调整中国城市化战略,适当加大大城市的土地供给,发展大城市群。

 

 

针对“1993年-2001年是第一个箫条期,2011年-2016年是第二个乃至更长时间的箫条期,对比这两次箫条时期的国企改革,朱镕基时代的改革卓有成效,那这次如何?并请围绕国企改革进行对比”的问题,唐杰教授表示:严格意义上来讲,这轮国企改革比上一次改革的压力小。上一轮国企改革中,在国有资产的定价、国有资产的分割,确实存在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何形成合理公开的定价,是限制我们推进这轮国企改革很重要的制度性因素之一。

 

 

现场互动环节,再次把报告会推向高潮,现场气氛活跃,台上的精彩回答,引来听众们的阵阵掌声。深圳市老领导郑良玉、邵汉青、姜忠、张鸿义和市决咨委的委员、综合开发研究院的专家、我会理事、名誉理事、智库百人会智者以及来自社会各界对未来中国经济走势表示关注的朋友和媒体代表等近300多人济济一堂,共同分享了这场思想的盛宴。

 

  • 微信公众号